在每一个拥有领土的社会里,

资本总是先投入到农业,

然后是制造业,

然后是对外贸易,

其次参与金融投资等资本运。

亚当·斯密在《国富论》中认为资本有四种不同的用法。
第一种,获取社会需要的天然产物;
第二种,用来加工天然产物;
第三种,用来把天然产物或其制成品从丰富的地方运送到缺乏的地方;
第四种,用来把大量的天然产物或其制成品分成少量的部分,便于满足消费者随时的需求。在每一个拥有领土的社会里。


任何人将资本用在这四种用途之一上,就是生产性劳动。生产性劳动的唯一目的,就是获取财富。


在每一个拥有领土的社会里,

资本总是先投入到农业,

然后是制造业,

然后是对外贸易,

其次参与金融投资等资本运。

亚当·斯密在《国富论》中认为资本有四种不同的用法。
第一种,获取社会需要的天然产物;
第二种,用来加工天然产物;
第三种,用来把天然产物或其制成品从丰富的地方运送到缺乏的地方;
第四种,用来把大量的天然产物或其制成品分成少量的部分,便于满足消费者随时的需求。在每一个拥有领土的社会里。


任何人将资本用在这四种用途之一上,就是生产性劳动。生产性劳动的唯一目的,就是获取财富。